Kate Li (Taiwan)的部落格

首頁

朝鮮半島的熱洋芋,導彈防禦體系

作者 urbin 時間 2020-02-14
all

薩德(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de Defennse,THAD)是一種導彈防禦體系(Missile Defennse,MD)可以從攻擊型飛彈中防禦特定地區防禦體系。雖然可以保護美國同盟國或美軍駐紮的地區,但不僅是外交問題,而且對其效用性的意見分歧,我們政府對薩德的態度也各有不同。薩德是最近新政府成立後最受關注的敏感主題之一。

雖然分類為飛彈、彈道和巡航,飛彈的種類多種多樣,但大部分可以分類為飛彈和巡弋飛彈。彈道導彈是由推進體燃燒時產生的能量起飛後,在大氣圈內畫著抛物線軌道飛行的飛彈,巡弋飛彈使用噴氣發動機,只在大氣圈內進行水准的飛彈。一般來說,導彈防禦體系是防禦彈道導彈的體系。

有可能性的終端攻略的MD彈道導彈在起飛、中間、末尾三個階段,導彈防禦體系中較高的射箭概率和中間階段。起飛階段因為正在燃燒的推進體,飛彈的速度不穩定,阻擊率下降,囙此在防禦對象外。阻擊中間階段和最後階段的導彈防禦體系在世界上多種多樣。在中級階段,針對彈道導彈的系統有包括在美國阿拉斯加和加利福尼亞的地面部署要擊飛彈、美國和羅馬尼亞使用的李吉斯彈道導彈防禦體系等,在攻略終端的體系中有薩德。

薩德、高島階段擊擊彈道導彈,薩德以射擊目標的終端飛彈又分為三個階段。飛行100~150km的終端階段,飛行50~100公里的終端階段,飛行50km的下層階段就是這個階段。防禦下層飛彈的體系是防禦體系、防禦低高度飛彈的體系。薩德可以看作是上層防禦的終端高度階段和下層防禦階段的彈道導彈,囙此在上層防禦體系和下層防禦體系之間的導彈防禦體系。

薩德的具體飛彈,雷達飼養師大大地由飛彈、雷達、火力控制及通信設備、發射台構成。另外,各薩德浦臺由6~9臺發射台和48~72發的反擊飛彈組成。發射臺上雷達和通信設備瞄準目標,反擊飛彈就會破壞它。薩德是一個非典飛彈直接破壞目標物的直接擊破管道,囙此它使用了哪些反擊飛彈。薩德的反擊飛彈具有十字路口200公里,要擊高度40~150公里,最大速度速度超速2.8km左右的推辭。與此同時,具體的謝意幾乎沒有向普通人公開軍事機密。

另外,决定將擊擊導彈發射到哪個位置的雷達在導彈防禦體系上,約為2~3萬億韓元的薩德費用中占一半以上的高技術。薩德在多種雷達中特別使用AN/TPY-2 X-樂團雷達。AN/TPY-2 X-樂團雷達的特徵是,在同一設備內使用軟件和通信系統完全不同的兩種模式。終端模式(Termind Mode,TM)在狙擊實際飛彈時,前方配寘模式(Forward-based Mode,FBM)在早期監視飛彈並發出警報時使用。雷達探測距離為終止模式,約為1000公里,前方配寘模式4600公里。從終端模式轉換為前方配寘模式,或前方配寘模式大概8小時左右。美國為了進一步迅速的應對,正在開發不需要轉換模式的改良型。

因為反對薩德的立場差异而引起爭議的主題就是薩德的軍事效用性。只有有完善的前提,我國政府才能正確地掌握外交方針。令人惋惜的是,薩德魯卻無法抵擊北韓的飛彈。特別是,韓半島的地形特性對薩德無能為力。韓半島是山嶽地形達70%,很難快速探索飛彈的結構。再加上,即使探測飛彈,也有很多人主張,如果在北韓發射的飛彈達到2~5分鐘,就馬上到達我國上空,囙此在薩德曼應對朝鮮挑釁的時間很緊迫。囙此,非正式部署薩德不是我國的安保,而是為了美國利益的政策。

對此,很多人認為,沒有比薩德更高的飛彈能防禦的對策,譴責要求撤回沙德的立場。對此,慶南大極東問題研究所張哲雲教授表示:“任何狙擊飛彈體系都無法防禦彈道導彈”,“雖然薩德的阻擊成功率不可能達到100%。對方所具備的狙擊體系,或者採取回避的措施是理所當然的”。由於各自的利害關係太複雜,相反的意見之間的間隙還沒有縮小。

雖然我國獨有的MD、Kill Cland和KAD現在對薩德部署都備受矚目,但事實上我軍以2020年為目標,正在推進今後對北韓核、飛彈攻擊的另一個方案。Kill Chain和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Korea and Missile Defennse,KAMD)是代表性的。

基爾連鎖、能動防禦體系被矚目,首先,基爾聯軍發現核、飛彈攻擊徵兆,即韓美聯合軍共同探測(find)、認知(fix),决心(target)、打擊(enggage)的四個系統,阻斷北韓攻擊威脅的一個系統。這一切過程在30分鐘內完成是覈心。如果到目前為止,導彈防禦系統對導彈發射後的焦點是如何抵擊的話,Kill鏈一捕捉發射徵兆,就很快就阻斷北韓攻擊心理。即,截至目前為止使用了阻擊發射導彈的消極防禦系統,Kill鏈是阻擋導彈發射本身的能動防禦系統。但是,基爾公司在科技方面,在使用科技的制度上,還需要補充的部分很多,而且進軍的國防費也並不多,囙此只有找到有效的開發方向才能實用。

考慮到韓半島地形特性的KAMD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也值得關注。從2008年李明博政府開始提及的韓國導彈防禦體系的引進至今仍存在很多困難。與此相關,韓國軍事學會在北韓核/飛彈威脅下的軍事應對方案:非典、KAD、Kill鏈子等論文中經過第五次核子試爆,實際上不想動搖北韓的威脅,就如構築自身防禦體系的有效體系。曾主張沒有辦法。

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正在向彌補之前提到的薩德的缺點。由於山多,國土狹窄的韓半島特性,打算以下層防禦體系為主防禦飛彈。擊擊飛彈計畫在海上使用伊地SM-3擊擊飛彈,在地面上使用PAC-2、PAC-3要擊飛彈,雷達計畫使用地面部署X-樂團雷達。除此之外,到2020年為止,包括M-SAM(中程導彈)、2022年為止,共配寘L-SAM(長途飛彈)到2022年為止,構築所有高度飛彈的KAD是現時最大的目標。

KAMD仍然存在現實的極限,但也存在計畫的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首先,以反擊飛彈PAC-3和X-BAND雷達為對象的實驗中,大量飛彈排隊飛來的時候,確切度明顯下降。但是,與多量飛彈相關的世界科技發展趨勢比想像的要快,美國已經在多重小型反擊體中成功試驗飛行。如果不快速進行相關研究,不僅會失去導彈防禦系統科技的主導權,而且還存在巨大損失的現實界限。對此,張教授表示:“即使KAD有一定的形狀,也不可能對北韓的飛彈攻擊100%防禦”,“為了根本解决朝鮮的飛彈問題,我們需要製定其他方案。”

我國的對北政策在政權轉變時,從美國和中國開始壓迫時,每當北韓的態度變化時,時時各有不同的變化。結果,如果北韓利用核和飛彈進行大規模攻擊,對我們來說缺乏實際準備。專家們認為,要慎重檢驗薩德、Kill鏈、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等多種科技,並研究。今後,有關導彈防禦體系的國際社會的步伐備受矚目。SAD(Termial High Altitude Areade Defence,THAAD)是一種導彈防禦體系(Missile Defeense,MD)可以從攻擊型飛彈中防禦特定地區防禦體系。雖然可以保護美國同盟國或美軍駐紮的地區,但不僅是外交問題,而且對其效用性的意見分歧,我們政府對薩德的態度也各有不同。薩德是最近新政府成立後最受關注的敏感主題之一。

雖然分類為飛彈、彈道和巡航,飛彈的種類多種多樣,但大部分可以分類為飛彈和巡弋飛彈。彈道導彈是由推進體燃燒時產生的能量起飛後,在大氣圈內畫著抛物線軌道飛行的飛彈,巡弋飛彈使用噴氣發動機,只在大氣圈內進行水准的飛彈。一般來說,導彈防禦體系是防禦彈道導彈的體系。

有可能性的終端攻略的MD彈道導彈在起飛、中間、末尾三個階段,導彈防禦體系中較高的射箭概率和中間階段。起飛階段因為正在燃燒的推進體,飛彈的速度不穩定,阻擊率下降,囙此在防禦對象外。阻擊中間階段和最後階段的導彈防禦體系在世界上多種多樣。在中級階段,針對彈道導彈的系統有包括在美國阿拉斯加和加利福尼亞的地面部署要擊飛彈、美國和羅馬尼亞使用的李吉斯彈道導彈防禦體系等,在攻略終端的體系中有薩德。

薩德、高島階段擊擊彈道導彈,薩德以射擊目標的終端飛彈又分為三個階段。飛行100~150km的終端階段,飛行50~100公里的終端階段,飛行50km的下層階段就是這個階段。防禦下層飛彈的體系是防禦體系、防禦低高度飛彈的體系。薩德可以看作是上層防禦的終端高度階段和下層防禦階段的彈道導彈,囙此在上層防禦體系和下層防禦體系之間的導彈防禦體系。

薩德的具體飛彈,雷達飼養師大大地由飛彈、雷達、火力控制及通信設備、發射台構成。另外,各薩德浦臺由6~9臺發射台和48~72發的反擊飛彈組成。發射臺上雷達和通信設備瞄準目標,反擊飛彈就會破壞它。薩德是一個非典飛彈直接破壞目標物的直接擊破管道,囙此它使用了哪些反擊飛彈。薩德的反擊飛彈具有十字路口200公里,要擊高度40~150公里,最大速度速度超速2.8km左右的推辭。與此同時,具體的謝意幾乎沒有向普通人公開軍事機密。

另外,决定將擊擊導彈發射到哪個位置的雷達在導彈防禦體系上,約為2~3萬億韓元的薩德費用中占一半以上的高技術。薩德在多種雷達中特別使用AN/TPY-2 X-樂團雷達。AN/TPY-2 X-樂團雷達的特徵是,在同一設備內使用軟件和通信系統完全不同的兩種模式。終端模式(Termind Mode,TM)在狙擊實際飛彈時,前方配寘模式(Forward-based Mode,FBM)在早期監視飛彈並發出警報時使用。雷達探測距離為終止模式,約為1000公里,前方配寘模式4600公里。從終端模式轉換為前方配寘模式,或前方配寘模式大概8小時左右。美國為了進一步迅速的應對,正在開發不需要轉換模式的改良型。

因為反對薩德的立場差异而引起爭議的主題就是薩德的軍事效用性。只有有完善的前提,我國政府才能正確地掌握外交方針。令人惋惜的是,薩德魯卻無法抵擊北韓的飛彈。特別是,韓半島的地形特性對薩德無能為力。韓半島是山嶽地形達70%,很難快速探索飛彈的結構。再加上,即使探測飛彈,也有很多人主張,如果在北韓發射的飛彈達到2~5分鐘,就馬上到達我國上空,囙此在薩德曼應對朝鮮挑釁的時間很緊迫。囙此,非正式部署薩德不是我國的安保,而是為了美國利益的政策。

對此,很多人認為,沒有比薩德更高的飛彈能防禦的對策,譴責要求撤回沙德的立場。對此,慶南大極東問題研究所張哲雲教授表示:“任何狙擊飛彈體系都無法防禦彈道導彈”,“雖然薩德的阻擊成功率不可能達到100%。對方所具備的狙擊體系,或者採取回避的措施是理所當然的”。由於各自的利害關係太複雜,相反的意見之間的間隙還沒有縮小。只有我國的MD、Kill和KAD的現有對薩德的部署都備受關注,但事實上我軍以2020年為目標,今後對北韓核、飛彈攻擊進行對比的對比。正在推進另一個方案。Kill Chain和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Korea and Missile Defennse,KAMD)是代表性的。

基爾連鎖、能動防禦體系被矚目,首先,基爾聯軍發現核、飛彈攻擊徵兆,即韓美聯合軍共同探測(find)、認知(fix),决心(target)、打擊(enggage)的四個系統,阻斷北韓攻擊威脅的一個系統。這一切過程在30分鐘內完成是覈心。如果到目前為止,導彈防禦系統對導彈發射後的焦點是如何抵擊的話,Kill鏈一捕捉發射徵兆,就很快就阻斷北韓攻擊心理。即,截至目前為止使用了阻擊發射導彈的消極防禦系統,Kill鏈是阻擋導彈發射本身的能動防禦系統。但是,基爾公司在科技方面,在使用科技的制度上,還需要補充的部分很多,而且進軍的國防費也並不多,囙此只有找到有效的開發方向才能實用。

考慮到韓半島地形特性的KAMD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也值得關注。從2008年李明博政府開始提及的韓國導彈防禦體系的引進至今仍存在很多困難。與此相關,韓國軍事學會在北韓核/飛彈威脅下的軍事應對方案:非典、KAD、Kill鏈子等論文中經過第五次核子試爆,實際上不想動搖北韓的威脅,就如構築自身防禦體系的有效體系。曾主張沒有辦法。

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正在向彌補之前提到的薩德的缺點。由於山多,國土狹窄的韓半島特性,打算以下層防禦體系為主防禦飛彈。擊擊飛彈計畫在海上使用伊地SM-3擊擊飛彈,在地面上使用PAC-2、PAC-3要擊飛彈,雷達計畫使用地面部署X-樂團雷達。除此之外,到2020年為止,包括M-SAM(中程導彈)、2022年為止,共配寘L-SAM(長途飛彈)到2022年為止,構築所有高度飛彈的KAD是現時最大的目標。

KAMD仍然存在現實的極限,但也存在計畫的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首先,以反擊飛彈PAC-3和X-BAND雷達為對象的實驗中,大量飛彈排隊飛來的時候,確切度明顯下降。但是,與多量飛彈相關的世界科技發展趨勢比想像的要快,美國已經在多重小型反擊體中成功試驗飛行。如果不快速進行相關研究,不僅會失去導彈防禦系統科技的主導權,而且還存在巨大損失的現實界限。對此,張教授表示:“即使KAD有一定的形狀,也不可能對北韓的飛彈攻擊100%防禦”,“為了根本解决朝鮮的飛彈問題,我們需要製定其他方案。”

我國的對北政策在政權轉變時,從美國和中國開始壓迫時,每當北韓的態度變化時,時時各有不同的變化。結果,如果北韓利用核和飛彈進行大規模攻擊,對我們來說缺乏實際準備。專家們認為,要慎重檢驗薩德、Kill鏈、韓國型導彈防禦體系等多種科技,並研究。今後,有關導彈防禦體系的國際社會的步伐備受矚目。北韓在進行第4次核子試爆後,時隔8個月實施第五次核子試爆,再次使全世界陷入了衝擊。第五次核子試爆是最後檢驗飛彈彈頭可靠性的實驗,為北韓覈武器實戰部署的最後驗證階段。在我國安保方面,現時沒有比朝鮮核更為威脅的存在。我們來了解一下有關朝鮮導彈的薩德和其他科技。

版權者,禁止KAEST報紙無斷傳及栽培